我靠開藥廠送病嬌夫君考科舉
小說推薦我靠開藥廠送病嬌夫君考科舉我靠开药厂送病娇夫君考科举
听着沈玥这话秦里正点了点头应声道,“那倒也是,你娘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吧?”
“放心吧秦叔,有我在呢,就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劳烦你挂念了。”沈玥弯唇笑了笑。
“你这丫头怎么还跟我说这些客套话了?”秦里正佯装不满的看了一眼沈玥,惹得她笑了出来。
今日还有两位不认识的婶子也一起搭车,许是看出沈玥坐牛车有些不适,拉着她不断的话家常。
可能是因为一路上都在聊天的缘故,沈玥感觉这次到镇上的路格外短暂。
到了镇里,沈玥跟秦里正他们一一挥别了之后,就背着背篓熟练的往素远斋那边走去。
元叔一大早就在素远斋等着沈玥的到来,大老远看着她的身影立马就唤了冯金上来帮忙。
“沈姑娘,这活儿我来吧还是。”冯金一下子就接过了沈玥背上的背篓。
“那就多谢你了。”沈玥笑了笑。
“你跟我还客气什么?”冯金瞥一眼沈玥,随后凑近,小声问着她,“沈姑娘,那个…就是我大嫂怎么样了…”
“没有生命危险了,只要按时换药就好。”
冯金不放心,又询问了一番,随后得到确信的答案后才进了后厨。
“阿玥姑娘。”元叔见两人说完了,就迎了上来。
“元叔,咱们店里可以酿酒的酒曲?”沈玥直截了当的询问道。
若是有,那她也就省了不少力气。
元叔微怔,随后笑道,“有的有的,阿玥姑娘要的话稍后我就让伙计拿过来。”
“嗯嗯,我还需要些原酒,用来勾兑清酒。”沈玥点头,又问元叔要了三罐原酒,和一些空罐。
伙计搬上来之后,沈玥也跟着进了后厨。
元叔瞧着她又开始忙乎了,就没有再多言。
伙计拿上来的原酒都是度数极高的烈酒,还好沈玥带了足量的蒸馏水,勾兑好了之后,就获得了度数较低,清甜可口的青瓜酒、桔子酒、低度原酒。
沈玥叫了伙计搬到前面去,给元叔定价。
刚直起身子,就闻到了一股甜甜的汤汁的味道,细细一闻,就发觉这味道似乎带着一丝不对劲。
沈玥快步走到汤锅前,急切的询问道,“这是在做什么呢?”
萍姨抬头,有些畏缩的看了一眼沈玥,“报二…沈姑娘,这是在熬制陈皮汤。”
沈玥仔细的闻了一下,好看的眉头轻轻蹙起,“这汤里是不是加了当归?”
“是的,这是最早的一方药膳,说加点当归在里面对身体更好,正巧今日有夫人身体不爽利,就来点了…”
“这汤以后万不可做了,小夏劳烦你去把这倒掉。”沈玥挥了挥手就让小夏照做,萍姨见此有些震惊的看着沈玥。
沈玥解释道,“萍姨,这当归有补血活血之效,与陈皮搭配,活血之效更甚,咱们素远斋女眷较多,要是碰到了来天葵的,那后果…”
沈玥点到即止,萍姨闻言,眼睛睁的大大。
心里一阵后怕,这样是给夫人上了,那可就事大了…
“那这陈皮汤不能做了,要给客人上什么汤啊?”萍姨有些拿不准了。
“萍姨将当归换成黄芪这味药材,两钱当归的量放一钱黄芪,其余食材药材不变。”
萍姨了然,取了药材开始重新制作。
沈玥见素远斋运行的有条不紊,便准备起身离开这里。
刚背上背篓,元叔就走过来问道,“阿玥小姐要走了吗?”
“是的,后厨那边已经没什么事了,我还要去一趟药仓,可还有什么事?”沈玥问道。
“稍等一下,这是这两日的收入,账本也在这里了,阿玥姑娘若是不急,可清点一番。”元叔将自己手中沉甸甸的钱袋子递给了沈玥。
沈玥接过,沉甸甸的一袋,这怕是有两百余两了吧?
銀河九天 小說
沈玥挑眉,“我这第一日才分得二十几两,怎得两日就番了近十倍?”
“阿玥姑娘你说笑了,那日的情形咱不都说清楚了,还有您带来的食材也一并结算在里面了,共计两百三十两。”元叔一脸恭敬的笑道。
“如此,便多谢元叔了,这账本每五日我来核对一遍,先走了元叔!”沈玥挥别元叔赶往药仓。
至于这账本,元叔既然是敢给她看,就肯定没问题。
……
素远斋到药仓的距离,沈玥已经轻车熟路了,这次速度依旧不慢。
今日的主要任务,还有给仁叔看看改良的创可贴的效果。
在沈玥进入药仓的时候,白术就率先将消息告诉了仁叔。
仁叔在得知沈玥来药仓的那一刻眼睛都亮了,立马就从位置上起来拄着拐往门口走去。
“仁叔。”沈玥朝着仁叔恭敬的喊了一声。
“快快快,快过来坐着,让我瞧瞧你今天又带什么好东西来了?”仁叔已经迫不及待了,毕竟每次沈玥拿出的东西都会让他大吃一惊。
单就是昨天那创可贴,到了京城火爆程度更是空前。
车神之恐惧赛道
沈玥见仁叔如此着急的样子,不由莞尔一笑,“今日没有什么新东西,还是那创可贴,不过是我改良过的,仁叔看看可还行?”
说着,沈玥背篓里面的创可贴将拿出了递给仁叔。
仁叔接过之后,先是端详了创可贴的外部,是比之前的精细很多。
拆开试着往皮肤上贴合,药粉已经全然不会再掉了,连同布片稳固附着在皮肤上,既能快速止血,又能有效的防止感染。
好!
正是他想要的!
这样卖去京城,价格就更好提了。
“这一改良精细了不少,仁叔都要了!价格就按之前说的,五十文一片!”仁叔笑了笑,随即话锋一转。“可据我所知,很多人都不知道马勃粉有这种功效,阿玥姑娘这是从何知晓的呢?”
“祖上从医,这些都是我娘亲教我的。”
沈玥她本身自然是祖上从医,但在这异世之中,若是有人问起,那她的医术只能是来自沈母!
仁叔闻言,握着拐的手紧了紧,眼中神色晦暗不明。
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旋即仁叔扬起一抹爽朗的笑,“我刚刚看了看,这个制作看起来不是很简单呐?”
“仁叔见笑了,倒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东西,耗时不了多久,只是采集的过程不是那么简单罢了。”
“哦?那若是长期供应可能行?”仁叔询问道。
这创可贴功效性、便捷性都是不错的,寻常磕磕碰碰免不了要用。
若是能长期供应,倒是可行!
“自是可以,方才还想和仁叔说这事呢?如今村里的几位婶婶也帮着种植药材了,所需的药材生长周期都不长,很快就能大量供应。”
“好!你们若是有其他药材、药品也都可卖给仁叔,仁叔的价格绝对比寻常药商要高。”
“那是自然,若有药材,我自是第一个卖给仁叔的。”沈玥应了下来。
有仁叔这番保证,她种植出来的药材就不愁卖。
仁叔眯了眯眼,“对了,这创可贴药仓是要卖给京城大户人家的,所以…阿玥姑娘就不要再随意卖给他人了。”
旋即又道,“当然,药粉阿玥姑娘可以随意。”
对于仁叔的这些话,沈玥自然是没有什么异议的,若是她低价卖给了穷苦百姓,恐怕那些富人心里也有疙瘩,更何况药粉还是可以用的,因此并没有什么不妥。
“仁叔既然说了,那我自然是只给崔家药仓一家。”沈玥含着笑点了点头。
两人达成共识,仁叔唤了白术进来将银两结算给沈玥。
建设盛唐 比萨饼
本是两百片的量,没想到仁叔直接给了二十两银子,多的十两恐怕是这创可贴的买断钱。
沈玥欣然接受,“我还有其他事,今日就先告辞了,等我做好了定第一时间给仁叔带来。”
“好好好,那你先去忙吧,我派人送送你。”仁叔说着就要招手喊人过来。
沈玥见此立马拦住了仁叔的动作,“不必劳烦仁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