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驚悚:我在詭秘世界玩嗨了
小說推薦全球驚悚:我在詭秘世界玩嗨了全球惊悚:我在诡秘世界玩嗨了
将近四小时,飞机平稳降落在一座小岛上。
海风迎面,海面汹涌,时而溅起浪花高达十多米。
下飞机时,江澈他们还是带着笑容的。
因为他们马上就能看到“传说中”的诡门关,现实世界与诡秘世界的边防线。
但不知何时,天空下起了绵绵细雨,淅淅沥沥。
不远处,上万名守关人昂首挺立,面朝大海,目光如炬。
这时,董辉开口说道:“知道为什么会选择在今天带你们参观吗?”
“……”众人面面相觑,无人开口。
那一道道笔挺的身影,莫名让这小岛上弥漫着肃杀之意。
这里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高大建筑,没有坦克战机,甚至大家都觉得这座岛好小,小到一眼就能看到尽头……
岛上只有一方高台,高台上矗立着一根长杆,长杆顶部,一面红旗在迎风飘扬。
董辉开口说道:“因为今天是罗生门最大一次动荡的纪念日。”
罗生门最大一次动荡……江澈微微皱眉,心中沉吟。
就在这时,一道沙哑的嘶吼从那万人矩阵前传来。
“1902年,在3623名先辈的牺牲下,建立起14号诡门关,罗生门!”
“我们是英雄的部队!是英雄的传人!”
“从1902年,到2022年,我关先后有6439名烈士,为守卫祖国的边防线流血牺牲,只要使命任务需要,我们随时为祖国和人民献出一切!”
众人齐声。
“宁舍自己一条命!”
“不舍大夏半寸土!”
“宁可向前十步死!”
“绝不后退半步生!”
“边防有我在!”
“祖国请放心!”
声音郎朗,铿锵有力,压过了涛涛浪潮,绵久悠长。
“立正!”
“脱帽!”
“默哀!”
万名守关人动作整齐划一,朝着大海,低头默哀。
这片汹涌的大海,是他们的归宿,是他们这些戍边英雄的归宿。
即便牺牲,他们将永远留在这里,他们的英灵将继续守护!
他们的生命,忠诚于国。
他们的信仰,万丈光芒!
这一幕来的突然,但是却以最快的速度渲染了所有人。
无论京大和清大的他们原本有多么傲娇,这一刻都看向了那面在雨中舞动的红色旗帜,默不作声。
其实有很多人不明白,包括江澈也不明白。
我吃着白米饭,喝着快乐水,想不通这些身强体壮的人为什么会死。
现在我终于惊醒,突然明白,他们是为我而死……
他们是为我而死!
良久,绵绵细雨变成了狂风暴雨。
衣衫猎猎作响,风如刀割,雨如子弹。
前方传来守关人的咆哮嘶吼。
“在红旗下宣誓!”
“我时刻准备着!”
“为胜利牺牲!”
“为人民牺牲!”
“为国家牺牲!”
“我愿!”
“以骨筑长城!换万家灯火!”
“以血浇疆土!换山河如故!”
“愿以吾辈之一生!”
“守护盛世之大夏!”
……
在这个人死鬼活的时代,诡秘世界是人们面对的最大危机。
它改变了人类,改变了世界,甚至改变了人类文明。
没有人知道它从何而来,但我们知道它想要占据我们的世界。
因此,在现实世界与诡秘世界的交界处。
在这时代下的边疆,我们必须要筑起一座坚不可摧的高墙。
这座高墙的名字,叫诡门关。
这座关里的人,都是戍边英雄。
他们自称——守关人!
……
纪念英灵结束,一部分守关人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继续日晒雨淋,守护这座小岛,监视茫茫大海中的诡域——罗生门。
董辉带着江澈等人,先是转了一圈这座无人问津的小岛,随着董辉的介绍,众人只感觉脚步越来越沉重。
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董辉的话,还是因为脚下的泥泞。
董辉说……
罗生门从建立以来,一共发生过三次动荡。
而所谓的动荡,就是诡域扩展到了临界点,又或者有大量诡秘从诡域里渗透,想要入侵大夏领土。
每次动荡,都会发生激烈的战斗。
1934年,罗生门第一次动荡,成千上万的诡秘从诡域里渗透,来到现实世界,对诡门关发动了可怕的攻击。
这场动荡,造成1142名守关人牺牲,其中王级4人。
1995年,罗生门第二次动荡,诡域扩张超过临界点,守关人主动进入诡域,通过消灭诡域中诡秘的数量,从而迫使诡域覆盖范围缩减。
这场动荡,造成1874名守关人牺牲,其中王级9人。
2020年,也就是两年前,罗生门发生第三次动荡,诡域扩张超过临界点。
这场动荡,造成3423名守关人牺牲,其中王级17人。
在董辉平静的讲述中,大家的世界观一次又一次被刷新。
原本眼里的战力天花板,王级,在这里却显得那么普通……每次动荡,都会有王级牺牲,而且还一次比一次多。
那么S级和SS级就更不用说了。
“怪不得王级大佬平时都看不到,原来都当守关人了。”
“希望我能成为S级,成为一名光荣的守关人。”
“如果没有守关人,哪来太平盛世?”
同学们低声议论,热血澎湃。
弃女高嫁
接着,董辉带大家进入了小岛内部。
岛内是提供守关人休息的地方,包括一些通讯设备等技术,也都隐藏在这里。
现在董辉要带大家去观影厅,观看罗生门动荡时的纪录片,这能让大家更清楚直观的感受到守关人的职责,以及人类真正面对的是什么。
半途,一名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拦下队伍。
青春期的大烦恼
第一重装 小说
董辉敬礼,“方指导!”
方天战点点头,说道:“江澈,诸葛野,出列!”
江澈:“???”
诸葛野:“???”
董辉又重复了一句:“江澈,诸葛野,出列!”
江澈和诸葛野连忙走出队伍,一脸懵逼。
我和野狗今天很老实啊,这是要干什么……
方天战看了两人一眼,说道:“你们两个跟我走。”
董辉敬礼,随后带着其他人离去。
方天战在前面带路。
江澈压低声音:“野狗,你特么又搞什么了?”
野狗:“我什么也没干啊!就刚刚撒了泡尿。”
“谁允许你撒尿的?”
“啊?撒尿都不行吗?”
方天战干咳了一声,“别说话,带你们去见个人。”
“……”×2
与此同时。
天府,诸葛家。
家主诸葛明世连续几天,夜观天象,通过诡灵和诡术,想要窃取天道。
终于,他窥视到了一丝。
正值中年,却满头白发的诸葛明世突然瞳孔急缩。
盘坐在塌上的他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浑厚的气息瞬间变得萎靡。
“来不及了……”
“罗生门…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