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藏局
小說推薦天下藏局天下藏局
黄慕华回道:“刚才马姐已经说了,一场生意而已。马姐想从黄门走货,黄门有自己的江湖规矩。若你能满足条件,便做。若你不能满足,咱们今天吃饭喝酒,完事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天下托工多,总有能满足之人,黄门从不担心货烫手心皮。”
此人脑子反应极快,睚眦必报。
若马萍之前不说那些冲话,他可能会相对客气一些。
但在马萍表态之后,他反将了马萍一军。
在金陵,能以这种态度对马萍说话之人,估计不过几指之数。
马萍听完,脸色铁青,拿着湿纸巾在擦嘴,明显有发作迹象。
我转头制止了她:“无妨。”
马萍这种打锣女王,她会动用我来获得这一单生意。
走这批货,显然对她非常重要。
今天,我要让她成功。
我用汤匙喝了一口汤,没再往托盘上看,淡淡地说道:“红布下面,金陵老窖酒小瓶一百二十毫升装,浓度五十三度。”
这并不是我眼力厉害。
在进入包厢的时候。
我曾斜眼撇了一眼侧边小隔间。
这种包厢里的小隔间,专门给服务员上菜以及放置酒水用。
网游之神荒世界 暮念夕
当时,我瞥见地上一瓶金陵老窖小瓶酒。
这种酒,市场上仅卖五块钱一瓶,属于平民阶层廉价用酒。
马萍约我们在如此高档的金陵大酒店贵宾包厢吃饭,显然不可能用这种酒。
那瓶小瓶酒在角落里,显得比较突兀。
我脑海中对此有比较深刻印象。
服务员在端出那个托盘的时候,通过红布下东西的外形,我就已经判断出来了。
对特殊人、物、事的敏感,向来是自己的强项。
合该自己装逼!
黄慕华怔了一下,让服务员揭开了红布。
金陵老窖小瓶酒赫然在立
马萍见状,顿时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黄慕华打开扇子,在胸前轻轻摇晃着,说道:“有意思,不知道你是运气呢,还是真这么牛逼,反正就是有点意思!来,继续玩!”
讲完之后,黄慕华和郝先生对视了一眼。
郝先生接到示意,转身从自己包里面拿出一个檀木盒子。
檀木盒子打开。
里面是一具陶土弥勒佛像。
宝相雍容,敞胸露脐,阔鼻薄唇,两耳垂肩,开口大笑,端坐九级仰莲花之上。
宝物不大。
檀木盒子打开之后,自带一股佛香味道,闻之令人心旷神怡。
郝先生将檀木盒子放在了餐桌转盘之上,用令人印象深刻的公鸭嗓子说了一句:“苏先生,请掌眼。”
转盘徐徐转动。
弥勒佛像到了我面前。
刚到我面前,转盘竟然停了。
幼女手下想守护女子高中生魔王
檀木盒子正好稳稳当当地摆放在我正前方。
目光所至。
弥勒佛的正脸正好对着我。
我顿时有一些诧异。
这蛋鸡见我刚才瞎子摸象成功,故意在我面前露了一手。
圆转盘其实非常难控制。
手拨弄之后,它能在轻轻转动之下,准确无误地停在我面前,光指尖这份巧劲,就足以让人惊叹。
有这本事。
郝蛋鸡到大街上玩幸运大转盘,不要太发。
这尊弥勒佛无任何特殊的特征,仅仅在九级仰莲花座上,刻着一行古风悠扬的小篆:“风动身方至,心宽体自丰。”
鉴定佛像一直是古玩行当一件难事。
因为涉及对信仰、文化以及对古玩工艺的熟捻掌握。
比如,鉴宝师傅若要鉴定眼前这尊弥勒佛像,往往需从三方面着手,判型、识刻、断质。
判型。
大肚弥勒造像在佛经中并无记载,普遍认为是按五代后梁时期浙省奉化僧人契此形象塑造而成。此僧身体肥胖、敞胸露脐,背携布袋四处化缘,民间也称“布袋和尚”。你若判断为在后梁之前的东西,必然不对。但后梁至今,时间跨度太长,断代难度较大。
识刻。
上面那行小字为篆体。篆体为秦大一统推行书同文、车同轨后,创制的一种书写形式,到西汉末年,被隶书所取代。但因篆体优美,笔画可曲可折,古今皆喜用于印章,通过字体也判断不出来。顶多只能判断其不属于秦前或流行隶书汉后的一段特定时期。
断质。
陶器自商代中期就已经开始出现,东汉时便发展为较为成熟的青瓷制法,瓷开始逐渐取代陶,历经一千六七百年发展,各种复古陶、瓷多如牛毛,若表面无显著特征,基本不可能辨识。
这尊弥勒佛像三无特征。
要对其断代讲传承,几乎不可能。
但那只是对别人而言。
我所思考的是。
它为什么会三无?
而且,还隐匿的如此完美。
古玩是死物。
死物与死人一样,不会隐藏自己。
即便痕迹模糊,它一定会有出处或瑕疵,供人判别。
如同警察办案验尸,尸体呈现出来的证据,远比活人讲话要真实可靠。
只有活物,才懂得如何隐藏自己。
郝蛋鸡是活人。
他完全可以用古陶土做出一尊三无特征的弥勒佛像。
笑脸弥勒。
对郝蛋鸡来讲,是一件彰显不出任何特征的完美工艺品。
但对鉴宝人来说。
这是一种嘲笑与挑衅。
“可以上手吗?”我问道。
郝蛋鸡公鸭嗓回道:“随便上手。”
黄慕华二郎腿高高翘起,手中扇子轻轻摇晃,自顾自地喝茶,脸上不屑之色尽显。
我拿起笑脸弥勒,在九极仰莲上捏了几下。
尔后。
万死不辞
我将笑脸弥勒放回檀木盒子,手疾速地拨动转盘。
转盘受力。
无比快速地呼呼转动。
快的几乎所有人都看不清楚餐桌上面菜的样子。
足足几十转之后。
弥勒佛像在郝蛋鸡的正前方稳稳地停了下来。
它的眼睛。
几乎可以与郝蛋鸡对视。
餐桌上有菜、有汤。
菜一片未落。
汤一滴未洒。
黄慕华和郝先生见了,满脸懵逼。
我这一手,显然比刚才郝蛋鸡转一圈厉害了太多。
让他们更惊讶之事还在后头。
我在自己这边,用手指轻轻地弹了一下转盘。
耳听细微的“吧嗒”一声脆响。
对面郝蛋鸡身前的笑脸弥勒佛像,与下面的九级莲花座连接之处突然断裂。
弥勒佛像坐不住,栽倒落地。
摔碎了。
陶土四散而裂。
敲山震佛!
怎么羞辱我的。
我让你怎么还回来。
“狗蛋包天!”
黄慕华勃然大怒,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